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从容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日志

 
 

涂光晋 从“自己走路”到“走自己的路”  

2011-10-27 18:10:54|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1年11月生于北京,1982年1月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获文学学士学位。1982年1月起在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任教,1987年评为讲师,1992年评为副教授,1998年评为教授。主讲《新闻评论学》、《公共关系学》、《新闻评论研究》、《广播电视评论研究》等本科生及研究生课程。 自1994年至今共招收及培养硕士生32人。1991年至2002年先后担任新闻学院党总支副书记、新闻系副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等职。现任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兼任教育部高等学校新闻学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新闻教育学会秘书长、常务理事,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广播电视学会特邀理事、学术委员会委员,国家职业资格工作委员会公共关系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理事,中国公共关系协会理事,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高等院校电视艺术委员会理事,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纪录片学术委员会理事,河北大学兼职教授。

 

从“自己走路”到“走自己的路”
——电视评论类节目的演变、发展与未来走向


       在新中国的新闻事业即将走过50年的历程,中国电视已经走过40年历程的今天,“电视评论性节目”(或“电视评论类节目”)已成为一个新的专用名词。她的存在,她广泛的社会影响和巨大的舆论监督与舆论引导作用,都表明了一个从中央领导到普通百姓,从新闻学术界到新闻实务界都普遍认可的事实--中国电视已经有了自己的评论性节目;长于表现的电视在纪录与展现事实性信息的过程中,同样可以收集与传播意见性的信息;电视评论类节目在遵循新闻评论基本规律、体现新闻评论共同特征的基础上,已逐渐成长为一个包括多种节目形态、表现手法与风格样式在内的“大家族”;这一“家族”的出现不仅丰富和扩展了评论的体裁与形式,而且滋养和生长出新的评论理念与评论手法,实现从“自己走路”到“走自己的路”的历史性跨越。

     一、从“蹒跚学步”到走向成熟——电视评论类节目的发展轨迹
    1958年诞生的中国电视在第一个20年里,新闻评论还没有学会“自己走路”,除在新闻节目中口播《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发表的重要评论外,尚未出现过电视台自己的新闻评论。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国新闻事业进入了一个蓬勃发展的新时期,尚未真正起步的电视评论与已有百余年历史的报刊评论、有30余年历史的广播评论同时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从1980年至今,又一个20年马上就要过去了,这20年里,电视评论大致经历了尝试期,探索期与发展期三个阶段。

    (1)尝试期(1980-1988年)
    1980年7月12日,中央电视台《观察与思考》栏目开播(在此前仅7个月,《人民日报》最有代表性的群言式的小言论栏目《今日谈》开办),它不仅标志着中国电视史上第一个固定的评论性栏目的问世,也标志着一种不同于报刊与广播评论的、新型的、独特的电视评论样式——电视述评的出现。它融音响、画面、文字于一体,融现场采访与即时分析于一体,融各方人士参与议论与记者点评于一体,融纪实性与思辨性于一体。虽然当时的节目形态、手法与质量还很不稳定和完善,但它的出现说明,中国电视评论类节目虽然起步很晚,但一旦自己抬脚走路,就开始尝试着走一条自己的路。
    尝试期的中国电视评论并不拒绝对由报刊、广播沿袭而来的评论样式的移植与借用,如在新闻节目口播的本台评论、本台评论员文章、本台短评、编前话和编后话等。在这一阶段,一种类似于报纸上专栏小言论的群言式口播评论形式也相继出现在一些电视台的新闻节目中,如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中开办一年左右时间的《观众论坛》。虽然后来因这种节目形式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电视特征而停办,但仍然不失为电视新闻工作者的一种积极的尝试。

    (2)探索期(1988-1994年)
    1988年11月,中央电视台《观察与思考》栏目改组为《观察思考》,使电视评论性节目在栏目化的基础上,规范化程度有所提高,包括确定固定的节目周期与播出时间,设立固定的节目主持人,栏目的风格与包装也相对固定,以培养较为固定的收视群体。
    此外,这一阶段的电视评论性节目还有以下几个特征:
    一是评论类栏目的相继出现和评论性节目表现手法的不断丰富。这一时期先后出现的比较有代表性的栏目有福建电视台的《记者观察》、安徽电视台的《社会之窗》、上海电视台的《新闻透视》、广东电视台的《社会聚焦》、北京电视台的《18分钟经济·社会》、《BTV夜话》等等。各栏目在表现手法上也不断创新,其中,《18分钟经济·社会》较为关注纪实风格与思辨色彩的融合以及隐性采访手法的应用,《BTV夜话》,比较注意演播室访谈或座谈方式的引入,《观察思考》栏目中开始采用调查性深度报道的形式,并开始应用系列评论与连续评论方式对新闻事件进行持续追踪与深度评析。对电视评论性节目如何更好地体现其媒介特征,发挥其传播优势,各栏目都在进行大胆的探索。
    二是评论类节目的选题范围得到较大幅度的扩展。事件性选题、社会性选题和常规性选题在这一阶段都相继进入电视新闻工作者的视野。新闻策划的意识开始介入评论的选题。选题所涉及的范围也日益扩大,从政治、经济体制改革到老百姓的衣食住行,一些禁区被逐步突破。
    三是评论类节目个性化特征的日益暴露。随着不同电视媒体评论类栏目的增多和同一媒体不同评论类栏目的竞争,电视评论性节目的个性化特征日益受到重视,中央电视台经济部1993年5月开始的《一丹话题》,不仅是我国大陆各电视台中第一个以主持人名字命名的评论专栏,而且其主持人敬一丹以及此前已产生较大社会影响的安徽电视台记者汪清等人也成为我国最早的一批采编播合一、具有一定个性特征的、固定的电视评论类节目主持人。 (3)由个性化评论到人格化评论--传播者自身角色的转换
    个性化评论是报纸、广播、电视评论发展的共同趋势。随着报纸上署名评论员文章的兴起,个人耕耘或个人署名评论专栏的开辟,如《经济日报》的“尚德专栏”、“冯并专栏”,《中国青年报》的“小川快语”、“方向专评”、“熙东评论”等。自90年代以来这类专栏层出不穷,作者以其某一方面的专长(或专门知识)、独特的视角和与众不同的文风张扬自己的个性和评论专栏的个性。这种个性化评论体现在电视评论中,除以上特点外,还多了一些人格化色彩。随着电视评论类节目主持人地位与作用的日益显著,往日只是以抽象的媒介形式或“只见其文不见其人”抽象的个体形式存在的评论,借助于有血有肉、有感情、有性格、有语言、有表情的实实在在的“人”发出;使电视评论类节目在个性化之余又增添了一种人格化魅力。在主持人(评论员)评论及谈话类节目中,主持人常常把个人的经历与感受带进节目之中,他乡的观众可以直接向主持人及嘉宾提问或发表自己的有关看法。类似做法在目前我国的电视谈话类节目中已开始进行尝试,这在传统的报纸评论中是无法实现的。这种方式,使受众由被动地接收信息变为主动地获取和传播信息,有力地促进了传者与受者间的良性互动,也使电视谈话类节目的传播空间得以无限延展。

    三、电视评论类节目目前存在的问题与未来发展走向

    虽然近年来我国电视评论类节目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但我认为目前还存在着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是电视评论功能的单一。《焦点访谈》的出现,使电视评论类节目的舆论监督功能得到前所未有的重现,但它毕竟只是新闻评论功能的一种。假如《焦点访谈》的绝大部分节目,或全国电视评论的绝大部分栏目都以“揭丑”、“曝光”为自己主要的选题范围,势必带来选题的单一化与节目的单调感,使受众将这种类型节目单纯视为渲泄与出气的窗口,以致影响了电视评论其他功能的正常发挥。同时,应明确媒介就是媒介,评论就是评论,记者就是记者,不能角色错位,也不能以感情代替政策或法律。
    二是电视评论风格手法的雷同。在我国,“一窝蜂”的现象由来已久,在电视新闻传播中同样存在这种现象。例如看《焦点访谈》火爆,就一拥而上,看《实话实说》走红,就一哄而起……
    只是《焦点访谈》占中央电视台的“天时地利人和”,各地方台很难“照方抓药”;崔永元只有一位,一些主持人不顾主客观条件的刻意模仿只能“东施效颦”。只有依照特定地区、特定媒介、特定受众、特定栏目、特定报道与评析范围,确定特定的节目表现方式和风格,才能保持自己栏目的个性与生命力,才能迎来电视评论“百花齐放”、“百鸟争鸣”的春天。
    三是高水平电视新闻评论人才的匮乏。由于电视的年轻,电视的高速发展与电视自身的传播优势与垄断地位,带来了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矛盾;一方面是电视机构与电视从业者队伍的急剧扩张,另一方面是高水平电视人才的严重匮乏。电视大工业生产的流水线工作方式与节目源的稀缺,也使得不少与报纸、广播相比本来就年轻而略显浮燥的电视从业人员无暇静心思考与充电。这种矛盾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除少数精品栏目外,相当一部分电视评论类节目的质量和主持人的质量不尽如人意。这种质量不高的栏目的长期存在与所占比例的大小,将会直接影响电视评论性节目的地位及声誉。
    面对21世纪全球化、信息化、网络化的严峻挑战,中国电视评论类节目将走向何方?我认为主要有四点趋势:
    一是电视评论类节目的某些形态(如电视述评与深度报道)间的分野将日益模糊,新闻与评论因素将呈现继续融合的趋势。什么叫评论?除了评价与议论外,也包括分析与透视、预测与展望。电视述评与深度报道节目中都是有叙有议,有述有评,但前者是从评驭述,述是手段,评是目的;后者是述中有评,评是手段,述是目的。二者都需要借助于述来表现事实,借助于评来剖析事实;借助于评论的思维逻辑和思维方式对事件、对现象、对问题展开分析和做出预测。节目体裁样式的规范化是需要的,但最终是为了更好地表现内容服务。
    二是电视评论类节目中的一部分将顺应分众化传播趋势,在选题范围、受众对象、节目形态与风格特色上有所区隔;谈话类节目中时事性、政治性“硬话题”将成为一类节目的追求,并与以“软话题”为主、带有一定娱乐性的谈话类节目分离。以不同领域、不同风格、不同谈话方式、不同“品牌”的主持人为标志和基本特色的谈话类节目及其他评论性节目,都会有自己不同的发展余地和生存空间。
    三是电视评论性节目中主持人〈评论员〉的作用将进一步强化,个性化特征将通过人格化特征得以更为充分的展现。一批从事其他媒介或领域的工作、具有新闻传播及相关学科理论知识与实践经验的资深人士将成为未来更具个人魅力和权威性的主持人。在西方国家,电视评论类节目的主持人比中国的同行更为年长,不少人已白发苍苍,甚至其貌不扬,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的个人魅力和权威性。反之,正是因为他们的个性特征和特殊的人生经历,使其主持的节目具有与众不同的个性化、人格化与权威感。这种主持人越来越多地介入和出现,将会增加电视评论类节目的深度与厚度,并因此潜移默化地影响中国公众的审美取向与价值取向。
    四是新的传播媒介和新的传播技术将直接影响和介入电视评论性节目的发展,使其双向性、交互性特征获得新的表现方式和传播渠道,随之而来的是于此相配套的法制管理与行业规范的建立。互联网的普及,将会直接影响传播方式与传播观念的改变,但传统的大众传媒,包括电视媒介并不会消失,她积蓄多年的专门的从业人员队伍,她培养多年的固定的收视群体和收视习惯,她不断优化的传播样式和手段,将使其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继续占有自己的优势,在代表社会主流意见和权威意见方面具有自己不可替代的作用。传播者在意见性传播方面的主流地位也将继续保持,其“把关人”角色将更多的展现在对信息(特别是意见性信息)的选择、加工与传播上。
    中国电视评论类节目刚刚走过不到20年的路程,实践的积累远远多于理论的梳理。在历时2000余年的论说文体、100余年的报刊评论、50年的新中国新闻评论的历史演进中,她是一支年轻而充满活力的方面军。继承与超越,探索与创新,既可以作为中国电视评论类节目过去20年的总结,也是即将到来的21世纪对中国电视新闻工作者新的挑战。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