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从容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日志

 
 

【引用】转:编织夜话  

2011-06-17 15:11: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美雅《转:编织夜话》
织女中能文能武,内外兼修,上的厅堂,下的厨房的大有其人,这是我转的李庄主的博客


编织夜话

(2010-08-11 10:29:21)
 

夜深了,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开始给樱桃织毛衣。本来还想打开电脑,听听音乐,可是却总觉得哪怕那一点点轻柔都会影响此时的心情。从起头第一针开始,一针一线地,可能要织很久。其快乐如同每次的孤独长途旅行。我安静地,无声无息地织着,仿佛感受车轮碾压过千山万水,荒漠丛林,思绪时远时近,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毛衣渐渐地长了,又仿佛看樱桃从出生到一天天长大。

老娘半夜醒来探头张望:“这毛衣比毛线贵多少钱?”

我想了想:“大概4、500吧。”

老娘打了个哈欠:“我给你500块,你干点别的行不?正经的,比如背个英文单词什么的。”

后来我每次织毛衣的时候就在网上搜个英语口语教程啥的,结果发现根本没听见;再后来我就搜个电视肥皂剧放着,于是每件毛衣依电视剧的名字命名:潜伏的白背心、福尔摩斯的黑围巾、奋斗的红帽子、蜗居的绿毛衣......

织毛活似乎是老一辈人的消遣。那个年代没有啥漂亮的毛衣卖,买毛线织毛衣又要比买毛衣便宜很多,而且电视机还是奢侈品,下了班就没有啥可娱乐的了,于是女人们大多都会织毛衣,甚至不少男人也会。我娘当年也算是巧手,记得爹出国那次,我娘每天从早到晚地织,坐累了就躺在床上举着针织,用一个星期给爹赶织了件开司米细毛线的编花毛衣,爹出去很是得瑟了一番,那件衣服现在还在,虽然磨损很厉害,但依旧能看出当年的漂亮精致。我中学毕业那年,娘正式把这门手艺传授给我,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给自己织了件线衣,那衣服现在也还在我的柜子里,有时拿出来穿上,每逢有人夸赞,我自然会得意:“不错吧!二十多年前我自己织的!”其实自从上学时织过两件毛衣,几条围巾后,我就一直没动过毛衣针。只是前段时间,经常跟那几个死党朋友一起混,吃完饭女的聊天,男的打牌,有点闲,于是一时兴起,花了30块钱到小摊上搞了三两棉线,晚上看男人们打牌时一边起哄,一边给樱桃织个背心消遣。这一举动立刻引起了李大琳的关注,她第二天便跑到金源名线店搞了不少进口毛线来,于是从那时起,这个圈子里的女人们都成了编织狂人。每个人的包包里都放着未完成的活计,在餐厅里上菜前要织、吃饭后聊天时织,最酷时停车等红绿灯时都要织两下。女人们除了给自己织外,还给自己孩子织、给别人的孩子织、给自己爹娘织、给别人的爹娘织、给自己男人织、给别人男人织、......小郁困惑地看着我们:“你们这是都入了邪教?”

因为成了群,女伴儿之间的攀比就自然而然了。谁买了什么线、谁开始织什么花样、谁织好完了衣服都要展示一下。于是谁的手松、谁的手紧、谁织得平、毛线店的老师夸了谁、挤兑了谁都是每日的热门话题。一次吃饭的席间任哥哀叹:“我求求你们了,咱能换个话题么?”好高骛远的我总是选择高难度的花样,结果总是半途而废,自然遭挤兑得最多,这越发令我不甘心起来。我在网上搜寻毛钱编织教程,意外地发现网上有大批的织友,甚至有如火如荼的专门网站,那名字起的叫个绝:编织人生!

张博蔚老师的编织课正在招生,我鬼鬼祟祟地报了名。然后小心翼翼地跟樱桃爹商量:

“我想出去学习,你照顾几天孩子?”

“行啊,学什么?”

“......织毛衣...”

“什么?!织毛衣还用出去学啊?”

“我就是喜欢呗...”

“喜欢?那...那喜欢还有什么可说的!学去呗!多少钱?”

“...那个什么...800...”我暗自打了个大折扣,

“800都够买毛衣的了吧?”

我低头不吭声儿,

她爹抱起樱桃:“你娘又犯神经病了!”然后转身走了。

我大喊:“别告诉我妈!”

编织班的学员是一群形形色色的女人,有5、60岁的、有不到20的;有开毛线店的、有上班请假来的、也有在家闲着没事儿的。她们大多编织技艺超群,经常在课间展示自己的作品,每件都让我瞠目。我们的老师张博蔚在日本呆了近30年,专研日本编织技术,通过多年的编织专业学习,拿到了好多只有国外才有的编织专业的证书,目前估计能称中国编织第一人了。她出国之前就住在北京海淀,看上去有50多岁,高挑挺拔的身材,总是编织精美的上衣加一袭长裙,白皙的皮肤,黑亮的大眼睛,年轻时绝对的美女!可惜了了!她如果在国内,当年绝对是中关村的一景!

张老师课上教我们制图和编织技巧,课后留大量的实习作业,学习期间学员们天天埋头编织,每天只睡4、5个小时,几乎疯掉!但每个学员都认真而勤奋,因为每个人每天都沉浸在掌握新技能的惊喜中。我自从进了那个教室的一刻起,曾有的织过漂亮毛衣的自恋就荡然无存了,在老师和其他学员面前,我突然变成一粒卑微的尘埃,生怕老师一生气把笨手笨脚的我吹走。两期学习结束后,张老师要求我们完成几件作业,作业合格后,我们会得到日本编织协会发给中国学员的第一批证书。我把这个消息告诉魏姐时,她对此很是不解,这证书又有什么用呢?你又不开毛线店。呵呵!三十多年前的一个炎热的午后,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拿着一块小砖头当笔,在水泥马路上演算着一道她自己给自己出的数学题:“3点整后多少分钟时针和分针成90°角?”她全然不理会不远处小伙伴的跳皮筋儿游戏,满头大汗地趴在地上算了一下午,太阳落山的时候,小女孩的妈妈笑着把满身是土的依旧兴奋却有些失落的孩子拉回家...三十年后,当这个小女孩人到中年的时候,她不觉得自己当年很傻,反而,她觉得那个下午是多么的充实和快乐!

看着几大抽屉毛线,我微笑着,如同回到三十年前的那个午后。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